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塞食物play文 ,师尊清冷受用药囚禁

    来源:定西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9 05:32

    枣镇村位于黎城县城东北7公里处,距离东阳关只有3公里左右,长邯路从村北绕过。虽然紧邻东阳关、长邯路,但枣镇村却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山村。在黎城县的历史上,枣镇村也曾因文风兴盛、商业繁华出过一些名人,但架不住历史的长河涤荡,终至荡不起一丝波澜。直到抗日战争期间,刘伯承、邓小平率129师师部机关进驻(军史上保密代号称三摒镇),在此召开出击平汉、正太线誓师大会,枣镇村才由此扬名军史。 虽然枣镇村名气不大,但却有着丰富的传统古建筑遗存,明清民居众多且集中连片,神庙建筑宏伟、规模庞大,有浓厚的宗教文化氛围和丰富的民俗文化,历史变迁脉络完整。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相融相合,风貌古朴、风格鲜明,既体现了前人选址建村的智慧,也展现了千年古村的历史底蕴,是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宜居宝地。 莲花结子不叠生 村民再富不盖楼 枣镇村有着悠久的历史,也有着特殊的选址地形。村子北依金牙山、南临牛刨泉、东南是凤凰山(又名玉皇垴),地势东南高西北平,被一个丁字型的深沟割裂成三块,形成东头、西头、沟北三块居民区,成鼎足之势。在古代风水师眼中,这是一种莲花形的地势格局,是一块风水宝地。 记者一行顺着村中宽宽窄窄的道路一路走访,抬眼就见到了毗邻成片、特色鲜明的明清老房子。这些老房子以清朝居多,房屋的结构以土木结构的四合院和土坯窑洞为主,因为都建在相对平坦的地势上,朝向全部都是正南,极少例外。这一圈看下来,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:无论是东西片区的明清老房子,还是村北近现代新盖的房屋,近两百户人家,几乎都是一层房屋。记者仔细走遍了村子,只在最北边309国道边有两户是二层楼。这和记者以往看到的传统村落有着明显的区别。就连村中古代大富之家的房屋,尽管比别的房屋要高大一些,但也只是一层,没有楼房。这其中有何奥妙呢? 原来,在枣镇村有一句流传千年的谚语:枣镇不盖楼,枣畔不喂牛。枣畔是另一个村,不去说它。枣镇村再富的人家也不会盖楼,这源于当地的地形风水。前面说过,按古代风水师的说法,枣镇村地形是莲花风水宝地,周边几座山峰是莲花瓣。房屋就像莲花上的莲子,莲花结子不叠生,也就是不像谷子、麦子那样一串串长,所以,房屋也就不能盖楼房,否则会破坏一村风水。即使你再有财力,也得遵从这个风水禁忌。 坟前竖石笔显荣耀 分家担银子压塌街 千年古村,底蕴深厚,独特的莲花形风水宝地,孕育出众多人才。清朝时期,当地曾有“上了枣镇坡,秀才比驴多”的戏说。虽是戏说,却也不虚。因为枣镇村历朝历代皆重视文化教育。在清末,枣镇村被誉为黎城县“四大读书”之家之一。 这“四大读书”之家为高(下桂花村)、范(李堡村)、郑(枣镇村)、王(霞庄村)。郑姓是枣镇村的绝对大姓,自明朝洪武四年(1371年),郑姓始祖迁居至此,至今已有22世。从郑姓现存族谱以及村中庙碑、墓碑等记载来看,郑姓历代皆有考中秀才以上功名者。据资料显示,枣镇村郑姓从五世开始一直到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废除科举制,郑姓家族每一世皆有多名子弟考中科举者。同治、光绪年间更有兄弟双中、邻里同榜的佳讯。古代秀才的考取难度,要远超当今的研究生考试。一个家族能够历代皆有子弟考中科举,“读书之家”名副其实。 比如郑家第六世郑重,康熙四十六年出任浙江台州三府通判。还有出名的是第十二世郑景贤,同治五年例授光禄寺署正。这个官职主要管祭祀以及宴宾的酒水,大约相当于皇家招待所的一个部门副主任,他去世后为后人留下了非常有名的一座旗杆坟。 所谓旗杆坟,是指在郑景贤的坟前,左右两只石笔冲天而立,远看好像两只旗杆一样,所以当地人俗称为旗杆坟。这是古代人们考取举人以上功名、或者取得高品级官职后,在祖宗坟前竖立一对石笔以彰显荣耀地位,是研究古代科举制度在乡间遗存的重要实物。 坟前竖立石笔以彰显功名地位的做法在我市极为罕见,目前也只有黎城县停河铺乡的霞庄村有一只。它不仅是科举制度的实物遗存、家族功名的标志,也是光宗耀祖、教育激励后辈子孙求学上进最直观的体现。 枣镇村的人才不只是官员,在经商上也有人才。被誉为富甲黎城东半县、黎城出东门第一户的大财主郑嵩林父子,郑家开有“裕德堂”字号钱庄,县城、西井、东阳关、涉县均有分号,其当铺、客栈、饭庄、粮行、杂货店遍布县城,在涉县索堡等地还有分店,可谓日进斗金。传说,其后人三兄弟分家时,银元铜元不是以数计,而是以担论,长工们量力挑。结果,从一处街巷路过时,地面因承载过重,生生下陷半尺,从此,留下了一个街巷名称“钱圪廊”。 九间正殿神庙第一 诸神共奉待遇平等 郑氏捐资重修的大庙叫做三官三教关帝大庙,位于村南街心。这里供奉的神仙从庙的名称可以看出来,除了有道教的始祖太上老君、儒教的孔圣、佛教的释迦牟尼外,还有同属道教的三官天神、由人成神的关羽关圣人,以及一系列跟班小神。 大庙的创修年代早已无法考证,在明代万历十八年重修时,它还是三教庙,后又成为三官庙。山门大殿坐落于4尺高青石厅台上,正中间是五开间的歇山顶门楼,如此大的开间非常罕见,砖木结构,斗拱飞檐,凌空翘起,檐角悬风铃,风吹铃动,铃音缭绕,安静肃穆的神庙就有了一丝空灵。加之梁柱额枋斗拱间雕龙镌凤、镂花剔兽,或梅鹿争春,或凤鸣牡丹,精工细雕,彩绘斑斓,极尽华美。 绕进门后,就是宽阔的大院,大殿东西各有五间廊房,院内青砖大都破裂,还有杂草从砖缝中冒出头来,颇有一些荒凉破败气息,但正对面东西一溜排开九间前廊式的正殿,还是让记者一行极为惊讶。一般在皇宫内才有可能见到九开间的大殿,这个偏僻乡村也能有九开间大殿,实属罕见。 仔细一看,才发现不同,这九间房屋的开间一样宽,并非是常见大殿中间宽、两边窄的主次格局,房间内也不是东西贯通的,而是分为三个大殿。三官、三教、关帝诸神各占三间。5尺高台阶上,大殿被36扇隔扇隔成外厅内殿。三官大帝是道教最早敬奉的神仙,居中;三教儒释道圣人及其跟班数十位,居东;关帝居西。每殿前皆砌6级石阶,也就是说,各殿有各殿的台阶,诸神虽然混在一处办公,但敬神时各走其路,不会互相影响。 诸神共处,诸教共奉。本土宗教和外来宗教相融,民间信仰和官方信仰相合,无论在上层它们如何争斗,但在民间老百姓眼里,无论神格大小,无论中外,都有平等待遇,神仙们和平相处在偏僻的太行山腹地,共享着枣镇村民淳朴的奉祀。 油匠彩绘门窗风景 村民共担文化传承 三官三教关帝大庙内,各殿梁柱斗拱上皆有精美彩绘,这种做法是古代建筑必有的程序,叫做彩画作,有工艺上的等级高低之别,这种彩绘做法一般只用于梁柱、额枋、墙壁等重要构件和部位,门窗一般是简单的用桐油生漆做一下保护,很少上彩画。而且,从宋代开始,在房屋的建筑上都有明确要求,民间不得采用斗拱、藻井及五色文采为饰。 然而,记者一行走遍了枣镇村,在众多明清老院子内外,都看到了明显的彩画。大门色彩选用沉稳的黑色,门楼各部位色彩鲜艳,隔扇门窗窗棂全部油漆彩绘,颜色以黄绿蓝红为主,色彩鲜亮抢眼。这是枣镇村一道靓丽的风景。 这里的老房子采用隔扇门窗很普遍,窗棂图案丰富多彩,诸如网格、工字纹、卍字纹、龟背锦纹、步步锦、双交四椀样式、十字如意、盘长纹、祥花瑞草等多种多样,是展现房屋主人文化精神需求的一种艺术形式,也是中华文化传承的体现。窗棂图案本身就够精美,再加上一层彩绘处理,枣镇村的老房子在这一处细节上焕发出了与众不同的风采,这一切有赖于枣镇村的工艺美术家族传承。 民间美术从业者,在当地叫做油匠,清末也有数人名气较大,留下的作品更多。因为他们的技艺施展空间更广,诸如院门上的户门画、影壁画,屋内的炕围画,庙宇梁柱斗拱彩绘、民居门窗油漆彩绘等等,代有传承,延绵不断。记者一行在村中走访看到的彩绘作品大多出自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人、徒弟之手。 文化的传承就是这样,通过一栋栋房屋的选址构建装饰、一曲曲民乐的传唱欣赏、一幅幅浓墨重彩的门户画和炕围画、一只只憨态可掬的布老虎的缝制填充……在不知不觉中,随着时间的流逝,慢慢浸染到每一位村民的骨肉血脉里,形成了一个共同的集体文化意识。 来:i长治 源文图:胡海涛 编辑:赵昕源 监制:樊家驯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08313572427369667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塞食物play文 ,师尊清冷受用药囚禁 sitemap